您的位置 : D1看书网 > 武侠 > 江湖之命

更新时间:2020-04-13 09:26:11

江湖之命

江湖之命 废鸠 著

连载中 沈玉小季

人气小说《江湖之命》由著名作者废鸠著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沈玉小季,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,全文主要讲述江湖还是那个江湖,纵然历史的车轮一次次轧过,却从未变迁。恩怨还是那份恩怨,也从不因谁的生死而曾湮灭。五岁的小季自从见到沈玉的那一刻,他的命运就悄然发生了转变。路看似是自己的路,而那路上的人却在冥冥中指引着他,走向那个遥不可知的远方……

精彩章节试读:

黄沙漫天,沈玉看着远处跪在坟前的那个孩子,他瘦小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,似乎快要被这风沙给吞噬了。

“真是个可怜的孩子!”沈玉轻叹一声,向着孩子的方向身形一动,瞬息间便到了他身前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小男孩缓慢的站起身,衣服上的碎条被风吹的凌乱摆动,挽起来的发髻也散开了大半,在空中肆意的飘着。

“我…我叫小季,娘亲就叫我小季……”孩子低声抽搐着,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人。

他曾经见过这人一次,只是有模糊的印象,在什么地方见的,已经记不清了。

“小季……”沈玉低声叫了一下孩子的名字。

只见他脸上的泪水和风沙混在一起,整张脸都已经花了,但这孩子的眼眸中却透着一股特别明亮清澈的神采,又显得有一些倔强。

孩子身后的墓碑是他几个时辰之前所立,墓碑上用他的剑刻了的五个字“许文静之墓”,字刻的极深,痕迹锋利苍劲,和这个墓主人的名字“文静”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“给你娘亲磕几个头,跟我走吧!”沈玉本想再说些什么,但他的话好像一直都很少。

小季转过身跪在墓碑前轻轻磕了四个头,好像怕打扰到墓里的人。

“娘亲……”他嘴里嘟囔着。

“走吧,孩子!”沈玉伸出手扶起了小季。

每走几步小季就回过头,朝着那个墓碑恋恋不舍看一眼,风沙越来越大了,天地间都变成了褐黄色,两个身影慢慢消失在了这黄沙的世界。

风沙席卷天地,黯淡无光,仿佛他们从没有来过,这里有的只是漫天的黄沙……

客栈的门被咣的一声踹开,两个人影快步冲了进来,沙子随着他们瞬间灌进屋中。

“这是什么鬼天气,老子的眼睛都快瞎了!”一个声音传来,如同平地惊雷。

“就是就是,非要我们来这鬼地方,也不知大人是怎么想的!”另一个声音抱怨道。

只见两个人戴着的羊皮帽子已经变成了棕黄色,上面落满了黄沙。

先前进来的是一个身高八尺的精壮汉子,身着黑色紧身长袍,腰间用一条藏蓝色束带扎起来,尤其显得高大魁梧,他正摘下帽子使劲在门框边上甩着。

汉子抬起头环视着屋内,这家客栈不大,一楼大堂里只有六张方桌凌乱的摆放着,桌子两边各放着一把长条方凳,桌凳之上落满了沙尘。

东边靠墙的角落里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,正在独自喝酒,他面前的方桌上放着一碟酱牛肉,看样子没怎么动过。

只见那人手中拿着一个铜制的长嘴酒壶,非常优雅的微微仰起头,然后酒就从那壶嘴缓缓的倒入口中,不紧不慢。

汉子竟然看的有些发呆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被此人吸引,甩着帽子的手也停了下来。

“王大哥看什么呢?咱们赶紧要两壶酒暖暖身子,这天气不但风大,也真是有些冷。”

跟在汉子身后进来的一人,关好门后就在小心拍打着自己的衣服,他穿的一身蓝色缎子长衫几乎变成了黑色,黏在上面的沙子很难弄掉。他虽然有些气恼,但拍打衣服的动作却很仔细,好像生怕弄坏了这身行头。

跟那汉子相比,他到显得有几分儒生气质,身材不算高大却比例很协调,高高的发髻上面插了一根碧绿的玉簪子。

“掌柜的,来两壶酒,再给来些吃的!”汉子回过神来,朝着柜台喊道。

“两位客官,旁边的那个盆里有水,两位先洗洗,酒马上就来。”从后厨小跑出来的伙计热情的招呼着,用肩上的抹布随手掸了几下桌面。

两人洗了把脸,在靠西的桌子旁坐下,汉子拿起酒壶却没往杯子里倒酒,反而打开壶盖仰起脖子一口喝下了大半。

“这酒够劲!”汉子不由的咋舌,脖子瞬间红了起来。

“王大哥真是豪爽之人!”儒生状男子眯眼笑着,倒上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“庄老弟,你说咱们这趟来塞北大漠,真的会找到那个人?”

“我觉着八成白跑,也不知道大人是从哪得到的消息!”

“也别这么说,大人的本事自然不是我们能揣测的,既然派你我前来,肯定是得到了准确的消息!”汉子说到大人的时候,满脸崇敬之色。

“这塞外大漠绵延数百里,就算那个人真的来了,咱们这么找不也是大海捞针吗?”被称为庄老弟的男子面色不悦的说道,似乎对这趟差事心有不满。

“此刻我们所在之处,是进入大漠的必经之路,也是唯一的入口。大漠风沙漫天,现在正好又是风季,想要另寻其他的入口,根本不可能!”汉子说着,往口中塞了几大片牛肉。

“既然王大哥这么说,那我们就在这里住下,来他个守株待兔!”二人边吃边聊着。

如果此刻是在江南,江湖中多数人很容易就能认出此二人,两人在江南已是成名多年的一流高手,被称作王大哥的汉子,成名绝技是一套失传已久的拳法,名唤御风拳。

据说这套拳法是百年前一个叫边承的人所创,此人靠着这套拳法独步江湖,曾以一己之力,挫败了当时整个以拳掌功夫立身的门派,一时名声大震。

但是几年之后,此人忽然销声匿迹,这套拳法也就跟着消失了,直到十年前这个叫做王勇鸣的人出现,这套消拳法才又重现江湖。

谁也不知道他从何处而来,一度甚至被怀疑,是有人冒充御风拳的名号故弄玄虚。直到有老一辈的人亲眼见证,才得以证实。

被称作庄老弟的人名叫庄贤风,成名绝技是他的闪电刀,但奇怪的是,好像谁也说不出他的刀是什么样子。

有人说见过他出刀的人都死了,甚至有人说闪电刀用的根本就不是刀,而是某一种暗器。如果有人看到这两个人走在一起,一定会惊骇不已,而且看样子他们是在为同一个人做事。

午后刚过,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,风似乎小了一些,天空却变成了暗红色,像一头巨兽的眼睛俯视着整个大漠,给人一种末世的压迫感。

沈玉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,紧缩的眉头凝成了一团,妖异的天象让那张永远处事不惊的脸上也微微变了色。

“孩子,我们得加快脚步,你到我背上来!”他蹲下身,对身边的小季说道。

“恩!”

小季脸上的泪痕已经被风沙吹的完全干涸,一道道暗黄色的痕迹朝着不同的方向爬满了他瘦小的脸颊,就像蜘蛛结成的一张网,在红色天空的映衬下说不出的怪异。

“看这样子是要起大风暴,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必须赶到客栈!”沈玉他心里想着,背起孩子,脚下加快了步伐。

“叔叔,我们去哪?”背上的小季忽然问道。

“客栈,大漠入口处唯一的客栈!”沈玉口中说着,脚下速度不减,背上的孩子仿佛没有重量,他能感觉到的只有孩子的体温。

小季没在说话,沈玉不经意间瞥到自己身上的黑色长衫,在奔跑的过程中闪着像血一样的赤色光芒。

一时间他产生了一些错觉,自己好像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个血色夜晚,不同的是,那时的赤红是真正的血,是人的血,那血染红了他的剑,染红了他的全身,染红了整片大地。

王勇鸣庄贤风二人酒足饭饱后,跟掌柜要了一间客房。

上楼的时候,王勇鸣又不经意的看向边东侧角落里的那个人,只见他依然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那。

“一个奇怪的人!”王勇鸣喃喃自语道,摇了摇头。

“王大哥说什么?”庄贤风顺着他眼神的方向,也向那人看去。

“没什么,从我们进来之时,那人就一直坐在那,没有说话,也几乎没有动过。”

“无名之辈而已!”庄贤风不屑的说道。

在他这样的人眼中,一个陌生人根本不值得去关注,原因很简单,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人实在不多,更何况此刻他们还是两个人

说到威胁,对于他们要找的那个人,两人还是有几分忌惮的。

虽然他们从未见过那人,但是那人的传说太多了,或者应该说那人本身就是个传说。在那样的人面前,他们两的这点故事真的不算什么。

一个时辰后,透过风沙,沈玉看到了远处几间房屋的轮廓。之所以都称呼此地为客栈,是因为他连个名字都没有,就更别说什么招牌。

这家客栈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谁也说不清楚,据说最早是由进出大漠的商队所建,他们把牛羊卖到关外,以换取粮食和铁器,为了方便休息,就在这大漠的入口之处搭起了一间房子。

随着出入大漠的人逐渐增多,也越来越频繁,于是便有人把这里修建成了一家客栈,虽然主人几经变迁,但是客栈却一直留了下来。

现在经营这家客栈的是一家三口,儿子做伙计,父亲是掌柜,老板娘负责做一些简单的饭菜,其实所谓的饭菜也只有一样,酱牛肉,不过客栈的酒很烈,和这里的天气到是很搭配。

沈玉来到客栈门前时,天空已经变换成了猩红色,看上去格外的狰狞,不经意间,他脑中那一幕再次浮现,这让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安。

马厩里的几匹马儿仿佛也感受到了天空的异象,狂躁的嘶叫着,声音中竟有几分凄厉。

沈玉放下背上的小季,推开门环顾着大堂,里面空无一人,连掌柜也不见人影,他走到柜台前敲了几下桌面,听到声音从掌柜从后厨走了出来。

“您瞧这天气,我还以为没人会来了,正准备要关闭店门!”掌柜欠身说道,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沈玉。

“给我一间房,再来二斤牛肉和一壶酒,送到房间便好。”沈玉淡漠的说道。

“好嘞,我先带您上楼去房间,酒和肉马上送来!”

“呦,这还有一位小兄弟,刚才都没看到,真是对不住。”掌柜走出柜台时看到了小季。

来到房间后,掌柜看二人身上沾满了沙子,说道:

“我去给您打些水,您先洗洗!”

“等等!”沈玉叫住了掌柜。

“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掌柜停住脚步。

“客栈中今天住了几个人?”沈玉问道。

“除了您二位以外还有三位,有两位是一起的,两个时辰前刚来,还有一位是昨日就住进来的。”掌柜如实回道。

“好了,你去吧!”沈玉心里莫名有一丝担忧,在进入大漠的时候,他就觉得好像有人一直在跟着,但是以他的功力却丝毫找不到那人的踪迹。

自从得知许文静进入了大漠,沈玉便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了过来,可是找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奄奄一息,没多久便死了过去,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个小男孩。

沈玉想不通,许文静为什么要带着只有五岁的小季来到这里,这分明就是有去无回的选择。

当年陆明川进入大漠之后再无音信,他找了两年却毫无踪迹,当真成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如今已经过去了快有六年,陆明川几乎不可能活下来,大漠也被人叫做死亡沙漠,一个人深入其中是真正的十死无生。

想到这里,沈玉觉得这件事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隐秘,许文静没来得及说,也许小季知道些什么,等过些时日离开了大漠,找机会再问吧。

小季吃了一些东西便睡了过去,沈玉看着他稚嫩的脸庞,不由的感到一阵的悲凉。这么小的年纪他便失去了双亲,真不知道他要如何承受这一切。

“这世间的恩怨就像个深渊,只要有人存在,就会一直延续下去,仿佛没有终点!”沈玉暗自叹道。

“王大哥你听,外面好像有人来了!”庄贤风半倚在床上,手中擦拭着一把不足七寸长的小刀,他在闲暇的时候便会擦拭他的刀。

只见小刀的刀身只有四寸长短,并且非常纤细,弯弯的像一枚新月,却是通体黝黑的颜色。

刀身在几乎无光的房间中闪烁着冷峻的光泽,刀柄雕刻着一些花纹,像是某种图腾,也像是闪电的形状。

“都说见过你刀的人都死了,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。”王勇鸣没接他的话,反而调侃了一句。

“王大哥说笑了,我的刀在你的拳头面前也只能用来切个白菜。”庄贤风讪讪的笑道。

“庄老弟太过谦了,你的刀名震江南,可比我这拳头名声大的多,你还别说,有时候我真想试试你的刀!”

“王大哥取笑小弟了,你的御风拳在百年前就已称霸江湖,就算是现在,也根本没有人见过你全力出手,就算是面对三大剑客,想必也不会逊色多少!”

庄贤风这番话既是在吹捧,也是有一半真正的忌惮。

自从王勇鸣携御风拳重出江湖以来,百战从无败绩,也真的还没有人能把他逼到全力出手的地步,如果要自己与他一战,从心里也没有多少把握。

“我们别互相抬举了,让人听到笑话!”王勇鸣话锋一转接着说道:

“刚才进来的应该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!”

“王大哥果然好耳力,你说这大漠黄沙的,怎么会有人带个孩子来到这种地方?”庄贤风仍然在擦拭他的刀。

“我们等人便好,其他的不关我们的事,不要多生事端,这里毕竟不是江南。”王勇鸣沉声道。

大人交代过,只要找到那个人带上几句话,当然最好能把他带回去,也就算完成了这一趟的任务。

毕竟能让自己和庄贤风同时出动,可见大人对这件事很是重视,因此他不想节外生枝。

“既然王大哥这么说,那小弟遵命便是,这一天也甚是辛苦,那我先睡了!”庄贤风说完便倒头躺下。

其实他心里有自己的想法,江湖中传闻,他们要找的那个人身上带着一个秘密,但凡得到那个秘密的人,便可统一整个武林。

但是他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秘密究竟是什么,如果有机会,他也许会比别人更接近那个秘密,当然机会这种东西不是天天能有的。

沈玉看着小季睡熟的样子,小小的脸颊洗的干干净净,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,仿佛白天的一切从未发生过。

“这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样子吧!”沈玉想着,自己却无法入睡。

这孩子如今孤苦一人,沈玉本打算带他回到关外,把自己的毕生武功传授给他,可是然后呢?

如果这个孩子长大以后问起他父母的仇人,那要不要告诉他。如果他要去报仇,那么该不该让他去,沈玉从心底不希望这孩子也掉入仇恨的深渊。

那么不教他武功,让他跟随自己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,可自己终有一天会死去,那时孩子该怎么办,江湖险恶,如果仇家再次找上门来,这孩子怎么保护自己……

沈玉这些年好像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心乱如麻,这六年中,他隐匿于山水之间,慢慢的有了一些更深的感悟。

本以为自己想通了很多,也看透了很多,可是到头来,还是身不由己的卷入到这江湖之中。

“先离开这里,回去再说吧!”他正想着,忽然察觉到窗外有一丝细微的呼吸声,那呼吸声若隐若现,难以捕捉。

沈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季,他依然在熟睡,对这一切毫无知觉。

“既然来了,那就进来吧!”

沈玉知道他现在不能出去,更不能离开小季身边,他现在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保护小季的人。

吱……

门被轻声推开,一个身影毫无声息的闪进了房间。

来人身着青色长衫,背上背着一把长剑,面部毫无遮掩,赫然就是之前在客栈大堂独自饮酒的那人。

“沈大侠果然名不虚传,能察觉到我的人,这世上最多不超过三个!”来人静立在房中,淡淡的说道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?那进入大漠之前,跟踪我的人也是你了?”

沈玉的声音很平静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对于他的话也并没有在意。在这个世上,有勇气站在自己面前人也不多。

“原来沈大侠早已发现了我的行踪,真是惭愧!来人苦笑道。”

“可是我却找不到你的藏身之处!”沈玉坦然道。

“江湖朋友看的起,送我一个鬼影的绰号。”来人冷冷的说道。

如果这时有人听到这个名字,一定会万分震惊。

来人正是江湖人称厉鬼追魂的鬼影天厉,此人轻功绝顶,传闻无人能出其右,一身剑法也是高深莫测,但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,没想到却在此时出现在了这里。

“可是鬼没有影子!”沈玉听说过这个人,但是他的脸色依然没有任何改变。

“我就是鬼的影子!”天厉阴森的笑着,声音不大,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。

“能找到我,你也算不凡,找我何事?”沈玉不想在废话。

“我其实不想找你,毕竟你沈大侠是传说中的人物,可我们门主想见见你!”天厉不笑了,他不笑的时候,看上去跟普通人好像没什么区别。

“你们门主又是谁?”

“酆都鬼门!”

“我问你们门主是谁!”

“我们门主的名讳无人知晓,江湖人称‘鬼王’!”

“鬼王?好好的人不做,偏偏做鬼?”沈玉话中透着一丝嘲讽。

“不愧是沈大侠,果然气度非凡!江湖中人听到鬼王两字,无不惊恐失色,像沈大侠这般镇定自若的,还真没有第二个人!”

“我没兴趣去见什么鬼王,你走吧!”虽然沈玉这六年下山不多,但也听说过酆都鬼门。

这鬼门近些年忽然在江湖中崛起,并做下了几桩大案,中原和关外的几个门派被灭杀满门,江湖中人曾联合起来寻找其所在,无奈这鬼门甚是隐蔽,最终也是毫无所获。

“看来沈大侠不打算跟我走?”天厉挑眉说道。

“不走你又能如何?”沈玉抬起头看着他,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“那沈大侠就得拿出点真本事!”

天厉说着,缓缓解下了背上的长剑,他很清楚面前的这个人是谁,他不能大意,也不敢大意。

此时窗外隐约间传来两个呼吸声,沈玉和天厉都察觉到了,但是他们谁都没说,谁也没动。

王勇鸣和庄贤风听到屋内两人对话后,眼睛赫然一亮,他们要找的人正是房内的沈大侠沈玉,这可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。

当他们听到鬼影天厉的名字后,两人心中也是一惊,没想到在这大漠的小客栈,竟然能遇到鬼门的人,而且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厉鬼追魂。

天厉要带走沈玉,那他们的任务就无法完成,两人心思一致,静观其变。

这时,只见天厉手中长剑突然出鞘,一道诡异的剑光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疾射向了沈玉,就在剑光出现在沈玉面前不到三寸时,他的手中多了一把长剑,忽然一道虹光划破夜色,转瞬间便消失不见。

惊鸿剑出,剑气惊鸿,震荡苍穹!

他们看到了传说中的人和传说中的剑,只是他们没有看清沈玉是怎么出的剑。

天厉站着没动,但是他不笑了,脸上露出苍白的神色,嘴角缓缓渗出了一道血痕。

他不敢动,他怕沈玉再次出剑,哪怕有丝毫的分神,他都没有信心再能接下一剑。这时他脑中飞快的转动着,想要找机会用赖以成名的轻功脱身。

“你走吧,我不想杀你!”沈玉冷漠的说道。

天厉闻言愣了片刻,却依然没动。

“趁我还没后悔!”沈玉不再看他,低头看向手中的惊鸿剑,剑身在黑暗的房间内散发着晚霞一般的光芒。

天厉嘴角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笑容,微微点了点头,身形一动,没了踪影。

“你的轻功比你的剑强多了!”沈玉看着天厉刚才站着的地方,赞叹了一声。

房内一切如初,好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,仿似他从未出过剑,甚至天厉也没出过剑。

窗外的两个人惊呆在了原地,这也不过就一个呼吸的时间,他们感觉却特别漫长,这次二人不是静观其变,是真的愣住了。

一剑伤了鬼影天厉,最可怕的是,他们谁也没有看清沈玉是怎么出的剑。

“窗外的那两位,你们还进来吗!”沈玉的声音传来,气息悠远绵长。

王勇鸣先回过神来,他暗自思忖片刻,闪身进到房中。庄贤风紧虽其后,就在刚才天厉所处的位置,两人静立着。

“看来你们跟刚才的鬼不是一起的!”沈玉没抬头,目光依然在他的剑上。

“沈大侠,久仰了!我们跟刚才的鬼不是一起的。”王勇鸣拱手说道。

“你们找我又是何事?”

“我们想请沈大侠移驾,跟我们走一趟!”王勇鸣说道。

“那现在还是这么想的?”沈玉缓缓抬起头。

两人的目光盯着沈玉的剑,却都没有说话。

“如果现在想法变了,那你们也走吧!”

“我们大人有几句话……”

王勇鸣刚说了几个字,沈玉抬手打断了他。

“走吧,别把孩子吵醒!”

半晌两人没动,忽然传来了庄贤风的声音:“我想试试!”

“那你别后悔!”

沈玉的气息非常平缓,没有任何威慑,两人却如临大敌。

“沈大侠,得罪了!”

庄贤风绰号闪电刀,既为闪电,以快著称,唯快不破。他看到了刚才那一剑,但是他没看到沈玉是怎么出的剑,但他心里却知道自己毫无胜算。

他说试试有两个原因,第一是必须出手,那是他们的任务;第二是他想亲身体会一下沈玉的剑,这是一个一流高手的本能,或者是诱惑,至于那个秘密,他知道那终究是个梦。

新月一般的小刀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庄贤风的手中,他只是握着,却迟迟没有出刀。

“我出剑你就没机会了!”沈玉看着他,仿佛在教一个孩子怎么做一件事。

话音刚落,一道黑色的刀影像一轮弯月般疾射而至,这刀影在黑夜中一闪而逝,仿佛隐没在了夜色里。

瞬息间,刀影出现在沈玉面前,不再是一道,而是三道弯月刀影,这是闪电刀的绝技,庄贤风用出了他刀法中最为精妙的一招,‘日月斩’。

终于,他看清了沈玉如何出剑,就在三道刀影逼到对方面前时,一道惊鸿突兀的出现,挟着龙吟一般的低鸣声,惊鸿剑光穿透了刀影朝着他飞速射来。

他早有准备,手中的闪电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黑色的圆影,如同一轮黑色的满月,想要吞没惊鸿剑光。

一旁的王勇鸣瞪大了眼睛,紧盯着眼前的一幕,只见惊鸿渗入圆影的那一刻,剑光和刀影全部消失了。

庄贤风缓慢的后退了两步,脸色煞白,脏腑内气血翻腾,一道血箭自口中喷涌而出。

“可以走了吗?”沈玉淡漠的声音传来。

王勇鸣冲着沈玉抱了一下拳,扶着庄贤风飞快的退出了房中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  • 一 大漠客栈
  • 二 初入江湖
  • 三 鬼门阎君
  • 四 梅花山庄
  • 五 血色帷幕
  • 六 欧阳长风
  • 七 功成魂断
  • 八 剑中赤霄
  • 九 名剑宗主
  • 十 先声夺人
  • 十一 激流暗涌
  • 十二 云裳再现
  • 十三 绝境逢生
  • 十四 剑中魔道
  • 十五 暗中结盟
  • 十六 一生九死
  • 十七 魔道之力
  • 十八 朔城旧事
  • 十九 山谷奇遇
  • 二十 幽冥之河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