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书网 > 重生 > 重生女首富:病娇夫君宠上天

更新时间:2020-05-13 19:02:59

重生女首富:病娇夫君宠上天

重生女首富:病娇夫君宠上天 扶摇 著

连载中 池幼霍炘

重生女首富:病娇夫君宠上天中主要人物有池幼霍炘,由扶摇编写的重生小说,目前正在快看连载。夫人,你家夫君又杀人了!胡说,我家夫君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虚弱的狠,谁再乱说我割他舌头!夫人,你家夫君又放火了!放屁,我家夫君胆子小,看见只蚂蚁都得绕道走,谁再乱说我废了他!夫人,你家夫君又造反了!滚蛋!我家夫君那么冰清玉洁的人,别拿皇位来侮辱他!夫人,你家夫君又死了!“......”池幼两眼泪汪汪,她家夫君太需要人保护了,她得好好娇养着...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大运国,天佑二十八年夏。

距离京都不过二百余里的平乐城一夜之间,满城被屠,街上血流成河,五万余人,竟无一生还。

而这五万人,皆是因她而死。

池幼死不瞑目。

大雨下了三天三夜,许是因心中怨气太盛,死后残留的最后一缕意识徘徊在尸身周围,始终不曾消散。

作为大运建国三百年来唯一一位女首富,池幼富甲六国,扶贫济弱,救人无数,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死的这么惨。

她是被万箭穿心而死的,尸体浸泡在雨水中多日,早已浮肿得面目全非。

雨停后,天气异常闷热,望着那一具具迅速腐烂的尸体,池幼压不下滔天的恨意。

远处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动大地,待厚重的城门便被齐力推开时,一玄衣男子骑着枣红汗血宝马飞驰而来,身后数万铁骑,风尘仆仆。

“找!”

沉痛的声音回荡在城池中,久久不散。

池幼被从满城的尸体中翻找出来是两日后,尸身已高度腐烂。

领头的男子却如视珍宝般轻轻将她抱起。

她全身被数十只羽箭穿透,活像只刺猬,男子一支一支慢慢将羽箭取出来,又小心翼翼将伤口缝合,动作轻柔至极。

池幼终于从仇恨中回过一缕神识。

这男人是谁?

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看不见这男人的脸,她就像个小尾巴,只能看见他高大挺拔的背影。

池幼的尸身被擦洗干净后,换上了她生前最喜欢的牡丹薄水烟凤尾长裙,梳了元宝髻,还描了眉,化了红唇。

即便如此,肿成包子的脸依旧叫人胃里翻江倒海。

那男子却俯身吻了她。

池幼瞠目结舌。

落在眉心的一吻无比深情,她像被施了定身术,渐渐失去意识。

等再清醒时,只见一大片梅林中,有一新立的孤冢,墓碑之上写着“爱妻池幼之墓。”

立碑人名字落款,唯有一个“炘”字。

池幼认真想后,她今生所认识的男子中好像是有那么一个名中带“炘”字的。

便是她未拜堂的夫君,霍家长公子。

可这人在她刚过门时就死了啊,那葬她的又到底是谁?

那男人没走,而是在墓旁的暖炉住了下来,每日抚琴给她听,这人的琴弹得极好。

从梅林一片葱绿到梅花盛放,一晃就是半年过去了。

直到立春那日,她听着琴音,懒懒的想睡觉,梅林却毫无征兆地燃起了大火,池幼急地飞来飞去想叫男人停下来救火,可这男人却全然不觉般拂着他的琴。

熊熊烈火将梅林吞噬,池幼折腾了好一会折腾累了。

她死在暴雨如注的夜晚,身上一直是冷的,这一刻,被丝丝暖意烘着,竟沉沉睡去。

......

“姑娘,姑娘醒醒。”

耳边的声音由远及近,越来越清,池幼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焦急的小脸。

她身上穿着大红色的嫁衣,被绑在四壁透风的柴房里。

记忆中,这里应该是霍府。

她怎么会出现在这?

池幼失神。

“姑娘别怕,我是来救你的,我家主子说姑娘年纪轻轻,不该就这么没了,叫我趁夜送你出府......”丫鬟说着手脚麻利给她解开绳子。

此情此景,竟和十五岁初入霍府那日丝毫不差。

一记响雷在脑中突然炸裂!

炸得她两眼通红,满目震惊。

池幼踉跄起身,双手颤抖,忙不迭从两条腿摸到了胸口,身子是暖的,没有被箭射穿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窟窿。

她还完整!

顷刻间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,池幼不知是该仰头大笑还是失声痛哭。

她重生了!

重生回和霍家长公子霍炘成亲那日,许是她真的命中带煞,花轿刚抬进门,长公子就咽气了,喜事变丧事,霍家二夫人说她是丧门星,一怒之下,要她为霍炘陪葬......

想起这之后发生的事,池幼看向那丫鬟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,要将她活剐了一般。

丫鬟心虚,只觉这倒霉的池家小姐像变了个人,叫人头皮发麻:“姑娘,再不走来不及了,快走吧。”

她硬着头皮想要上前拉扯。

池幼两手提起裙摆,往后退了几步,猛地一抬脚,狠狠地踹过去。

丫鬟惨叫,被踹了个趔趄,一屁股坐地上。

“走?去醉香苑么?”池幼冷笑,每一个字都透着刺骨的寒意。

她上辈子年幼无知,就是信了这小蹄子的鬼话,结果被骗上马车,送进青楼,吃尽了苦头。

如今想起来,被这么个小丫头几句话就给哄骗了,真是辱没了她女首富的名声!

柴房的门被风吹开,池幼眼中寒光森森,大红嫁衣在风中张牙舞爪。

那丫鬟满目震惊,吓得直往后退,连声音都在发抖,“你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池幼顺手从柴火垛上拾了根棒子,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,面色清冷,“是谁让你来的?”

一个丫鬟定然不会无故找她麻烦。

“姑娘饶命,我就是个下人,主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要是不听话会被活活打死的......”那丫鬟跪在地上哭哭啼啼,看似可怜,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却在算计,约么着对方心生恻隐,突然大喊,“救——”

“命”字没喊出来,池幼一棒子抡过去,声音戛然而止,丫鬟像喝醉了酒,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。

这个时候把人招来,她再被反咬一口,无论如何,也解释不清。

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,静得只有徐徐的风声,夜晚的风凉丝丝的,吹得人头脑越发清醒。

池幼将手中的棒子一扔,随后便架着那被她敲晕过去的丫鬟出了柴房。

借着月光,找到一处靠近后院的荷塘。

正是盛夏时节,满池的荷花开得重重叠叠。

池幼鞠了一捧冷水将那丫鬟泼醒后,一脚将人踹进水里,荷叶猛烈地摇动起来。

“救命!救命啊——杀了啦——”池塘里的水并不太深,丫鬟受了惊,一边扑腾,一边扯着嗓子喊。

此时刚过三更,夜深人静,这一叫很快惊动了府里守夜的小厮。

眼看着七八个人提着灯笼朝这边跑来,池幼这才高声叫喊,“快来人呐,有人落水了——”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