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书网 > 都市 > 神隐战王

更新时间:2020-10-21 14:19:05

神隐战王

神隐战王 风华正茂 著

连载中 萧乾柳菁儿

《神隐战王》男女主角为萧乾柳菁儿,是作者风华正茂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,目前正在快看连载。全书主要讲述赫赫威名的萧乾却听闻家里妻子变成了植物人,放下了所有名誉毅然回归都市,潜龙入渊,争得一世威名

精彩章节试读:

...

“且说北疆一战,那男人是端地凶猛,披甲执锐,一柄长枪夜闯敌营,如入无人之地,当夜连斩敌军八大将!”

“正因他当夜奇袭,重创北寇,才是为戍守北疆一役迎来曙光!”

“为此,咱们大夏国元尊特为他加冕为王,特封镇北大都督!赐鎏金翡翠玉麒麟,要知道这东西可是咱们大夏国第一任元尊所留,普天之下!”

那说书先生一吹胡子,折扇一甩,伸出了三根手指。

“仅有三枚!”

周围的人是听的出神,听罢不禁激动热烈鼓掌,拥挤人潮之中,一名青年昂首英姿,神色坚毅,淡然一笑,转首离开。

腰间正是挂着那鎏金翡翠玉麒麟!

...

一名魁梧壮汉,黝黑肌肉,如若钢铁灌注,常人见之都得被其气势逼退三分。

可他却几步上前,近到青年跟前拱手:

“萧王!”

青年这才缓缓回首,沉声问道:

“查清楚了?”

壮汉正是当今大夏国第一战区统领,虎牧!

“查清楚了,柳小姐她...!”

虎牧欲言又止,青年心有不安赶紧追问:

“她怎么了?说!”

“柳小姐她六年前,被平京楚家威胁下嫁!她为恪守与您的婚约,不忍羞辱,跳下高楼,如今已经是一个植物人了!”

“什么?”

惊呼一声,砰的一声!

青年一拳锤在身旁树干之上。

“箐儿成了植物人?”

萧乾神魂欲碎。

当年,萧乾与柳箐儿相识于大学,她是人间仙子,他是陌上公子!

本以为有着幸福美好的未来。

却被一纸查封令打碎!

萧家被抄,连同当时名噪一时的柳家也惨遭横祸。

而这一切,都归咎于楚家!

是他们伪造假证,告发萧家走私!

当夜,萧乾为躲避追捕,攀上了一辆卡车。

不曾想,那是一辆开往北疆的军车。

命运至此开始改写。

而此后,萧乾便是一战成名!

这么些年,萧乾隐姓埋名,不为其他,只为荣归故里有一刻,抱得佳人归。

可他家没了,就连最后一位亲人都成了植物人。

萧乾恨!

恨不得改变一切,可他无法改变一切!

片刻,萧乾舒展剑眉,目光之中一道凌然杀意腾起,铁拳紧握,目眦欲裂!

“平京楚家是吗?”

萧乾嗤笑了一句,心中做下决定。

这一切!

他要拿回来!

一点一滴的拿回来!

半晌,他收起玉麒麟,交给了虎牧。

“不要跟来!”

虎牧犹豫了一阵,但见那骇然的眸子,虎牧又垂首了。

“是!”

他从未见过镇北大都督有如此恼怒过!

一人击杀敌军八大战将,喝退十万敌军的他,

竟然眼角有些湿润?

等着萧乾离去,虎牧方才看见那树干上凹陷的拳印,心头不禁感叹:

“楚家,你这真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啊!”

平京,东城区。

叮咚...

一声门铃按响,柳慧放下手里的蔬果,应了一声:

“谁啊?”

门外没人应声,只是继续按着门铃。

柳慧三五步疾走,开了门,可她却傻了眼。

“萧乾...!?”

萧乾眼圈有些红,唤了声:

“妈!”

柳慧惊疑一阵,眼眶不禁红润,她不信这是事实。

随手便是一拉,欲要关上铁门。

啪!

一只大手伸了进来,铁门夹着萧乾的手,寻常人可能都已经夹断了。

可萧乾没有吭声半句。

吓的柳慧忙往屋里走。

柳慧知道萧乾进了屋子,只问:

“你怎么还没死?啊?你还回来做什么?”

“柳家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?”

“箐儿回不来了!再也回不来了,你叫我这个妈有什么用?”

柳慧情绪刹那间崩溃到极点。

她再也忍不住这么些年的屈辱,难过,落魄!

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去!

“都是你害的,都是你害的!”

柳慧忍不住抽出手就去打萧乾。

萧乾不说一句,不发一言!

犹如一棵刚松般,直挺挺的站在哪里。

撒过了气,柳慧的情绪才方舒缓。

萧乾才是问:

“妈,我想见见箐儿!”

“箐儿?箐儿都已经是植物人了。你还见她做什么?看她笑话吗?”

萧乾喉咙哽咽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当年立下过的誓,我萧乾此生都不会忘,无论箐儿如何,她都是我的妻子!”

柳慧仿佛看到了萧乾眼里坚定的眼神。

一番僵持,柳慧终究执拗不过,便是摆手道:

“平京第三医院,三十二号病房!”

柳慧说出这一句时,犹如泄了气般,坐在了沙发上。

萧乾弯腰鞠了一躬。

“萧乾改日再来拜访您!”

随后,萧乾便是走出房门,可虎牧已经在外等着了。

虎牧站在一辆大G跟前,有些畏首畏尾!

“萧王!其他统领都嘱咐于我要跟随您左右,虎牧不敢辜负诸位兄弟的嘱托!”

当年离开北境,百万将士为其送行。

十一战区统领特意嘱咐虎牧,要寸步不离萧乾左右。

因为他是北疆的王,他属于这里,他是这里的领袖!

永远的精神领袖,他们不允许萧乾有任何意外,伤及毫毛都不可以!

因为萧乾曾经为他们做的太多了。

现在换到他们去为他身先士卒的时候了。

...

萧乾看了眼有些不知所措的虎牧,淡淡道:

“平京第三医院,三十二号病房!”

虎牧应声上车。

平京第三医院。

“楚少,当年我听说柳箐儿从十七楼跳下,就是为了***您?”

“放屁!楚少何等人物?柳箐儿那种货色,楚少一挥手,平京里头多少女人都想爬上来啊?”

“对对对!是小的斗胆!该掌嘴,掌嘴!”

啪啪啪几耳光抽在自己的脸上。

为首戴着墨镜的男人笑了笑,提起一脚又是踹了过去。

砰!

方才说柳箐儿一事的男子就直接飞了出去。

“做狗呢,得有个做狗的样子!主子的事儿,你也少议论!”

楚阳天推了推鼻尖的墨镜。

不屑道:

“你们不就是好奇吗?当年的事,不妨告诉你们,柳箐儿跳下十七楼不是因为别的!”

“是因为...那是老子推她下去的!”

刷!

一时,众人脸色瞬间变化。

“哎,一个臭女子而已咯,老子要她从了我,不肯!非得说自己婚约在身,那么想死,就让她死透咯!”

“不过那臭女子也是命大,竟然没死!所以,不能让她醒来!”

楚阳天低头摆弄了摆弄手里的钻石戒指,漫不经心。

好像,柳箐儿的命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。

而在一处,一青年的目光早已经如鹰隼盯上了猎物,将他锁定!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